邵长文生辰八字算命 邵长文姓名测试打分 算命最准的网站 邵长文起名算命

邵长文[起名]算命[生辰八字算命]中文起名字[英文起名字]起名字库大全[易经取名]周易起名[算命官网

《财旺生官格》邵长文分析财旺生官格男命格【邵长文格局篇】财旺生官命局解说

来源:邵长文命局《格局解读》  作者:命格预测法  背景:#EDF0F5 #FAFBE6 #FFF2E2 #FDE6E0 #F3FFE1 #DAFAF3 #EAEAEF 默认   [字体: ]
《财旺生官格》邵长文分析财旺生官格男命格【邵长文格局篇】财旺生官命局解说命理格局:自古以来为官者贵,财丰者富!要贵论官,要富论财,财与官者,

《财旺生官格》邵长文分析财旺生官格男命格【邵长文格局篇】财旺生官命局解说命理格局:

自古以来为官者贵,财丰者富!要贵论官,要富论财,财与官者,富贵之代言者也!

但,财官财官,因为财能生官,所以财在官先,自然之理。

而格局以官在先而财居其次,这是以官为尊,其他皆以官为中心的官本位人文思想的表达。

所以,自然法则与社会意识,对财与官,官与财的理解乃至称谓排序,真是体现得泾渭分明。

但你社会意识无论怎么尊官为先,在称谓上还是不能直称“官财”,那会让人听了打冷噤的。

所以各位看官可要看仔细了(你看,古人称客人都得带个官字,这就是尊的意思)。

无官不尊,古人称贫民百姓为贱民;无财不位,古人称贫民百姓为草民。

由此可见,财官对人而言,是何等的重要,无官无财者,没有地位,也没有尊严,成了任人欺凌和宰割的贱民,草民。

所以,对人事而言“财为我克,使用之物也,以能生官,所以为美,为财帛,为妻妾,为才能,为驿马,皆财类也”。

凡被日主所克而能为之而使用者,都可以叫做“财”。你的有形的不动产,现金,存款,可变现的消费品,以及无形的获取财富的能力,都是财。

有句话说得好,知识就是财富。当然咯,你有能力了,有了老婆还不够,整个几个小三呀,情人呀什么滴,那也叫财。

还有驿马。这也叫财?是的,马奔财乡,发如猛虎,这是说命中有财,与驿马这个神煞配合就可以发大财,

还有就是你有驿马,运行财乡为喜者,那是睡觉都在进银子的运。

有个盲师批了个命,说是会八匹马儿驮财归的命,凭什么作如此推断呀,就是凭的驿马奔财乡。

这里说财能生官,所以为美。千万别以为这是说财格的人就是美人胚子哈,这个美,是指好东西,因为能生官,所以是个好东西。

财是使用之物,那老爸为财,也成了被使用之物,这不太没人性了啊!这里不讲人性,因为财为我克,所以老爸克老妈,克老妈的就是财撒。

想来也有道理的,老爸是挣钱养家的主,挣来的钱养了谁?肯定是儿女撒,所以,说老爸是儿女使用之物,间接的说是对的。

财是个什么玩意儿,这段话就解释清楚了。

财之所以为美,是因为人得之为吉,是善神,喜得顺用,即生官护之,食伤生之。这点,官喜财生印护是一样的道理。所以

“财喜根深,不宜太露,然透一位以清用,格所最喜,不为之露”。

财最好是藏起来,这样就不易被劫夺。支藏而多,深藏不露是根重,如甲生戌月见寅午,支中皆藏财,深而不露,得会局生财那就非常好了。

但是若有一透出,这又是财格最喜欢的,因为支中透出能清格,那就与露出又有不同。什么叫透一位以清用?

“即非月令用神,若寅透乙,卯透甲之类,一亦不为过,太多则露矣”。

这里要注意了,什么叫非月令用神?既虽与月令用神同类,但并不是月令所藏之干,即使透出,也不能取代月令用神的地位,只能成月令用神的相神。按用神出自月令的观点,这种非月令用神也是不能作为格用神来使用的。

格用神与相神的区别在哪里?格用神是非用不可的,无论是善还是凶,只要是月令藏干,就得参与到格局组合中来发挥他的顺逆作用。而非月令用神是可以不参与格局组合的(所以有闲神之说,真诠没有闲神的概念),即并不是非用不可的。那么,这个非月令用神透出来干什么,是清格的相神用的。如甲用戌财,透己,而干现两甲,己透合甲则甲己合去而存戌中之财;庚用寅财透乙逢庚,乙庚合而存寅财,财不为夺去,如此财格反清。

这里可以知道一个道理,什么壬生午月透丙,癸生巳月透丁等等,都是非月令用神透出,即使被夺被伤,都不为夺去或伤去。

这就是我为什么说:甲生酉月透庚,乙与庚合,被丙丁伤之不失官格;甲生申月透辛而逢丙逢丁不失杀格的道理。

例有一造:丁酉甲辰甲寅己巳小富格局,甲生辰透甲己,甲可辰中戊财,透己合甲则戊财得清,不失财之本格,可惜辰酉合而透丁,财生官不能成用,失去贵气。

又如丁酉甲辰甲寅戊辰,辰中戊露,逢甲克之则格败,用辰酉护财则有丁,官被伤也,只得用丁化劫以生财,而丁虽坐酉,不甚有力,属有情无力者也,如此就为空结构,富不能上层次,贵则无望,小康而已。

而非月令之财露一不为露,但多了就不行。为什么呢?财多身弱呀,你这月令财,根深而又露得多,说明结构上财的势力很大,你小身体克不动呀,那就看着这许多的财干瞪眼撒,财多了,你使用的能力就相对削弱了,而财又是生官杀的,生个官还好,因为毕竟官为善用,但生个杀来就大不妙了,你这不就随时都有被财生出来的杀干掉的危险啦。所以,财是美物,也是把双刃剑,用之得当,富贵无疑,用之不当,祸不旋踵。

“然而财旺生官者,露亦不忌,盖露以防劫,生官则劫退,譬如府库钱粮,

有官守护,即使露白,谁敢劫之?如葛参政命,壬申壬子戊午乙卯岂非财露?唯其生官所以不忌”。

这里讲财露最好是生官,因为官虽克身,是克之吉,官贵加身之意,而官卫财劫不敢夺,说不定只是为你打工。象葛参政造就是申子会财,露而意在生官,财官很清,日坐午印,藏劫帮身,申子会而子不刑卯,申不克乙,如此财官格清,大贵。难道财格之人只有生官一途才贵,而别无他法?不会吧。所以

“财格之贵局不一,有财旺生官者,身强而不遇食伤,不混七杀,贵格也”。

这财旺生官者,如葛参政造就属于财旺生官。身强财旺,不混杀,无伤官,格正局清,不大贵就没道理了。

注意,这里讲到两个问题,一是格,二是局。所谓财格之贵局不一,就是说以财为格,财与其它十神构成的组合就是局,统称为格局。这样,你可能就理清了什么是格,什么是局的概念了。归纳为,以月令主气立格,月令主气与藏气或其他干支共同组合而成的顺逆形态,就叫格局。比如财为月令主气,财旺生官,则财为格,与官组合则成局。这个局与什么三会局三合六合局的概念不是一码事。

此外,此种方法适用于四正四生月令,不完全适用于杂气月,杂气月另有法则。

财旺生官,这是一种形态。

财旺生官者,不能见食伤,见之破格。这个见,一是透干,二是会支合支为食伤者。而财生了个官,那就不怕见劫,因为官制劫,儿能救母矣。

“有财用食生者,身强而不露官,略带一位比劫,益觉有情,如壬寅壬寅庚辰辛巳杨侍郎之命是也。透官身弱,则格坏矣”。

看官要问了,不是说财怕劫,这里怎么来了个带一位比劫还反而有情了?答曰,财为我克,耗身之力也,而食神为我生,泄气也,两者相叠,若身弱无劫比帮身,怎么担得起这份财呢,情多可以累美人,这财旺逢食生岂不累我身?所以,财逢食生要身强,食可化劫,劫则帮身任泄能担财,这就是所用不同,结果也不一样。

还有好学者疑之,说真诠并没说什么体用格用的,只有个用神,相神的概念,而体用格用之谓,是明月*清风杜撰出来的。面对这样的质疑,我真不好怎么说,在这里再重申一下,比如,财用食生,这个财是谁的财?日主的吧,以日为体,财则为体之用,而财用食生,这是财用的吧,不是日主在用吧,那么财格所用的东西,不叫格用,那又叫什么?而体用之概念,并非杜撰,看过滴天的都知道有个“体用章”,说的是“道有体用,不可一端而执之,要在扶中抑中得其宜”。这个以后学习滴天再讲了。至于格用,这要说杜撰就更可笑了。真诠无时不在讲格用,比如现在就讲的是格用和相神。比如扬侍郎造,就是庚用寅财,壬辛为其相。寅中丙戊不透,但丙杀有壬制辛合,财不资杀,杀还有安顿,而戊印本被财制,且有庚辛透干化印,则印不能伤食,适以助身。达到了存其喜而去其忌的格局要求。

这里还有句话,曾经有人问过,就是“透官身弱”是怎么回事。这是两个意思,一是透官则食生财又克官,财格败了;二是身弱无劫,财逢食生虽成犹败,是因成得败。“有财格配印者,盖孤财不贵,佩印帮身,即以取贵。如乙未甲申丙申庚寅曾参政命是也。”

不是说印是被财克的,怎么还可以把印作为财格的喜用呢?原因很简单,若格无所用,则孤,所谓孤,就是没有辅助之神可以为用。丙生申月透庚,庚财即用,月令申中藏壬藏戊,,用壬则财生杀为逆,用戊而又透甲透乙,两者取用皆难清格,所以,直接取透干之庚为用,而佩印帮身以防杀。如此,则财为用,印为相。

此造或又有疑问,甲乙并透,乙不合庚吗?合,但即使合,甲亦存,如此才能清,若不能合,甲乙争功,反不能清,格局就难以高论矣。再者,此造身算弱还是算强?弱,因为日坐申,寅逢申制,虽两申不冲一寅,但寅上透庚,此根归于月令就气弱(申为丙之病),所以,虽有根而身不强。

注意,真诠在论财格中,多处提到身强如何如何的问题,说明财格的成败和层次,与身的强弱有很大关系。而格局在什么情况下喜身弱,什么情况下喜身强,要辨证的看,决不能简单的说格局不管身强弱,也不能认为身之强弱才是决定用神成败的第一大法。从真诠的整个论述理解,沈先生是融会了渊海,滴天,穷通等名著的思想精髓的。

财格佩印,是一种变通之法,即月令之物取之不能成用成相的情况下,另僻一途而使财为日主服务的办法。

但财格佩印还是不能财印紧贴而透,这样的结果还是相克的。

“然财印不宜相并,如乙未己卯庚寅辛巳乙与己两不相能,即有好处,小富而已”。

庚生卯月,卯为会而透乙,财结局而透乙为用(这里月令只是卯,别无它取,透出的乙就是用,即卯用乙财),庚坐寅处绝,时巳为庚长生之根,但归于月令还是弱,所以,即使透劫,这劫也无力帮身,况财格无杀食为用者,不能取劫为相,透印则印生身,印为财之相。可是,此造单透己,与乙并贴而两两相克,印之作用亦损,所以,即使成格,因两者不和,不贵,小富而已。

此造与曾参政造的区别在于曾造透两印,财印不相并,且有乙庚作合,甲印不伤;而此造单透己,直接被透干之乙克伤,格局就坏了。

细心的朋友会通过此两造的对比发现一个问题:就是透财而月令无其它用十神可以作为格用,那么,透出的财就是格用神,与之配合的印则是相神。这种情况下,若两者紧贴相克,就是相用无情,即使成格也层次不高的。

通过对此两造的分析理解,就知道沈先生说的“用神出自月令”是什么意思了。而我过去说过的四正月主气透干即是用,如庚用卯财透乙,这透出的乙就是用,即以卯为体,以乙为用。由此也可以推证出四生月的用神变化是讲格用变化,理解就是:当日主逢申月,若庚不透而透壬透戊,则申用壬戊,若会子会辰,则申用子辰等等。“有用食兼用印者”。

财格用食生,你再用印而印去克食,你还怎么生财,这不就破了财格吗?

“食与印两不相碍;或有暗官而去食护官,皆贵格也。如吴榜眼命,庚戌 戊子 戊子 丙辰 庚与丙隔两戊而不相克,是食与印不相碍也。如平江伯命,壬辰 乙巳 癸巳 辛酉,虽食印相克,而欲存巳中戊官,是去食护官也,反是则减福矣”。

哦,财用食印有两种情况,一种是财与印有物隔之,最好是劫比,因为印生劫而劫生食,食再生财,这样就构成了个良性的循环,印不克食,劫不夺财,而食能生财了,财用食印,有印助身,身可以担财了。吴榜眼造戊生子月,子辰会而财自旺,财不露白,还逢食生,那么,透一位比劫益觉有情,冬令土冻金寒而水冷,若无火透,难成造化也。所以,这里的丙印是调侯为急之用,有此一丙,全局顺生而全盘皆活。这个问题,真诠没讲明,但应不应该作如此的思考呢?还有啊,此例是四正月,月令单癸,只是子辰会而财动成用,食印为财之相。

平江伯造则是癸生巳月,而巳为四生,月令除本气丙外,还有庚戊,这叫月令财官印全,那么,月令中的藏干都要安顿。首先是官,所谓有官先论官,而食虽生财,却能克官,那么,护官为急,此时庚虽不透而透辛,虽非月令之用,却可为月令之相,且辛坐酉,巳酉会则通月令,有力兼有情,这样一来,财因食能化劫而劫不夺财,官印有印而不惧食伤,八字中的财官印食劫皆有安顿,不贵都不行了。倘若无印制食,则食生财而又制官,则减福了。

从平江伯一造的解释中,我门可以领会到四生月中的藏干都是要作顺逆之用的,只是存在个透则发用,静而待用的区别。“有财用伤官者,财不甚旺而比强,略露一位伤官以化之。如甲子 辛未 辛酉 壬辰,甲透未库,逢辛为劫,壬以化劫生财,汪学士命是也”。

此例中有学问了。辛生未月,杂气印呀,怎么来个财格?这难道是糊涂了,财印分不清了?我还没到老颠东的地步哈,我不是早就讲了,杂气取用要看透干会支吗,兼透兼用,透与会并用,然后看生克,分顺逆就行了嘛,你怎么能说糊涂?是你自己没用心吧?

此造未月藏己丁乙,己丁不透而透甲,未为甲库(亥卯未为木局生旺库,而用局者,皆用阳不用阴),所以,即使乙不透而透甲,也是藏气透干,此与四正四生月不同,所以,必须用之。而干透甲克本气己,支无会局为用,那么,藏气丁被子辰制,则暗杀有安顿,己印被甲制则不能用印,只能用甲财立格,而作为格神者,就是日主之用,所以,可以叫体用。我在浅议真诠中的一些概念的帖子里讲过这个杂气取用的问题,这里顺便再复习一下。

那么,财不甚旺是什么意思?可以理解为杂气所透,透者身单力薄,而日主又身逢禄刃,透比透劫,这就可以算是财不甚旺而比强的情况了。汪造的财与劫比的力量对比就是典型的这种结构。

为什么又要“略露一位伤官以化劫生财”呢?干只有四个,透了个财,加上日主就占了两位,若透了两个伤,那就谈不上什么比强了,弄不好就成了食伤强,这就成了财不甚旺伤官强的结构,或者是财强食伤亦强的结构,这就违反了“财不甚旺而比强,用伤官化劫生财”的取用原则了。所以

“财旺无劫而透伤,反为不利。盖伤官本非美物,财轻透劫,不得已而用之,旺而露伤,何苦用彼?徒使财遇伤而死生官之具,安望富贵乎”?

很明确,财用伤官必须是杂气财,因为杂气财才具有轻的特征,所以,财轻不旺;同时,还要透劫,并且无官,此时不得不用伤官化劫生财。倘若财轻透而逢劫透官,则用官制劫,何须用伤。还有就是财旺就不能再用伤,因为财旺则自生官,你再来个伤官,就把生官的路给堵死了,怎么能有富贵呢。所以,财用伤官化劫,实在是无奈之举.“有财带七杀者,或合杀存财,或制杀生财,皆贵格也。如毛状元命,乙酉 庚辰 甲午 戊辰,合杀存财也;李御史命,庚辰 戊子 戊寅 甲寅,制杀生财也”。

财生杀,本来是破格,因为杀克身为凶。若透食透伤或劫,则又可以去杀存财,反成贵格。

李造戊生子月为财,干透甲而坐寅,财生杀旺,取庚食制杀生财。这里又有疑问了,庚与甲远隔,这个庚势单力薄,能制得了这个强杀吗?能,因为庚甲之间无物间之(两戊生庚食,不为之隔),且庚坐辰,得戊辰之生,根浅而已。

这与合与不合不能等同而论。

从上两造可知,财带杀并不可怕,只要杀有制合即可成格。“有财用杀印者。党杀为忌,印以化之,格成富局。若冬土逢之亦贵”。

财用杀印,就是财生杀而遇印。你这财本来应该生官才对,生个杀就攻身为祸,这还叫什么吉而顺用呢?所以,财党杀为格之忌,逢之破格。但是,倘若有印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因为杀可以生印,印可以化杀生身嘛。所以,财生杀而用印(实质是印为相),不算破格,但只能论个富局。这是为什么呢?因为财没有完成顺用的功能。印生身,实际就是生劫制财,那么,财与印之间似乎就有了相用无情的嫌疑,而日主通过对杀的化泄作用,既达到了保命的目的,也达到了夺财的目标,落实到月令财,就是制财得财,所以富而不贵。

但事物往往又不绝对,财用杀印者也有贵格。

“若冬土逢之亦贵格。如赵侍郎命,乙丑 丁亥 己亥 乙亥,化杀而即以解冻,又不露财以杂其印,所以贵也”。哦,财用杀印而贵者,必须是冬生的土日主,命局火印透出为调侯,一神两用,还必须是不露财来伤印。这个条件还是比较苛刻的。

赵侍郎命要按一般观点,肯定论从。因为三亥两乙,身印势孤,“阴干从势无情义”就可以将其笑纳了。可是,你看三亥一冲,冲出了个什么呢,冲出个巳来,这巳就是身印之禄旺,你要将其笑纳,这暗中的巳能答应吗?不能。

那么“若财用杀印而印独,财杀并透,非特不贵,亦不富也”。

啊,这句话是点睛之笔!所谓“印独”,干透一印而财杀并透,这一个印就没什么作用了。天干只有四位,你财杀和日主占去三,只留了一给印,支又无会合援助,这印就成空结构了。那么,这样的结构就是既无贵也无富啦。“至于壬生午月,癸生巳月,单透财而亦贵,以月令有暗官也”。

这段论述就是说,财格单透财而无食或官来辅之,不贵。因为孤财无贵。但是,假使月令中藏干有官,那就不能以孤财论之,而以财生月令暗官得贵论。即财为用,官为相。

“如丙寅 癸巳 癸未 壬戌,林尚书命是也”。

癸生巳月为四生,藏干丙戊庚,为癸之财官印,丙透为用,与藏干配合,则丙生戊,即财生官,丙生戊而戊生庚印,丙庚因有戊官而两不相碍,丙因有戊而壬癸不能劫之,适以助身兼调侯,存其喜,去其忌而格清。

这个例子揭示了月令藏干的秘密,即月令藏干即使不透也无会合,也不能置之不理,弃而不用的。

林造虽是单透财,但因财透为用而藏干官印为其相,所以格局才以之得成。若换个丙生酉月而透辛,无官无食,那么,月令单藏辛,透而为用,别位无相,财与劫相搏,两行相战即无贵了。

“又壬生巳月,单透财而亦贵,以其透丙藏戊,弃杀就财,美者存之而憎者弃之也。如丙辰 癸巳 壬戌 壬寅,王太傅命是也”。

这很让人困惑了,为何林造藏官不能弃,而王造藏杀就能弃,两造除了日之壬癸有别外,其余几无相殊啊。难道官为美者,喜而可存,杀为憎者,忌而可弃?问题哪有凭日主好恶就可以任意决定其弃留这么简单?

哦,财资杀,喜食伤制,制杀生财也,王造日时寅戌会而化财,是食会戌杀化为财,也就是制杀生财了;而林造日时未戌刑而去未中暗食存巳中暗官,寅巳刑而生旺丙火则无伤官。如此,方成存喜弃忌之局。

这段论述旨在说明月令藏干如何安顿与配合使用的问题。

“至于劫刃太重,弃财就杀,如一尚书命,丙辰 丙申 丙午 壬辰,此变中又变者也”。

这实际上就是讲财格用杀在什么情况下得以成立的问题。

尚书命丙生申月为财格,庚不透而透壬,则财格用杀。财格用杀,一般情况下是破格,因为财被逆用了。但当命局劫比林立,日又坐刃的情况下,可以将其视为刃用杀制而财辅杀来解决。所以,是变中又变者。

注意到没有,无论怎么变,还是立财格。这就说明,四生四正月的什么兼格变格,都是为月令本气服务的,也就是为体用服务的,所以,都是格用。

至此,财格的各种变化论述完毕。

综上所述:

一,财,即日主使用之物,凡日主能支配和使用驱使的事物,都可以称其为财。

二,财不喜露,露则易劫,但若非月令用神,露一位为不忌。非月令用神的定义是:即使与月令藏干同类,但不是藏干本身,就可以称为非月令用神。

三,财有官卫就不怕露。

四,财格有多种变化:

财旺生官、财用食生、财格佩印、财用食印、财用伤官、财带杀而杀有制合、财用杀印、财用暗官、用财弃杀,弃财就杀、财滋弱杀!


《财旺生官格》邵长文分析财旺生官格男命格【邵长文格局篇】财旺生官命局解说

标签:《财旺生官格》邵长文分析财旺生官格男命格【邵长文格局篇】财旺生官命局解说
评论列表
编号搜索: 搜